搜索
站内搜索:

人性化管理的尺度之惑——多种角度说“发禁”

来源:《中国教育报》2005年10月11日第5版 作者:《中国教… 发布时间:2005年10月11日 浏览次数:
主持人:张贵勇 本报记者 特邀嘉宾:曾晓东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 夏峰 上海市长宁区初级职业技术学校校长
姚俊平 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布察市凉城一中校长 冉孟凯 重庆市石柱中学副校长

  作为学校的主体,学生有没有自由选择发型的权利?对于学校出台的与学生有关的各项规定,学生有无参与权和发言权?学校应该怎样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?目前提倡学校实行人性化管理,但人性化管理的着眼点和出发点在哪儿?近日,记者邀请了几位学校管理者和教育专家,就此问题进行了探讨。

  “发禁”有理

  主持人:留什么发型、穿什么衣服,从常理来讲,应该是学生自己的事,学校无权作出具体规定。济南这所中学的做法,是否有违学生的个体权利?各位对学校这种“禁发”的做法持什么态度?

  冉孟凯:我个人对学生“发禁”持支持的态度。学生的人权、独立人格当然要尊重,但人权是有阶段性的。有人说过:没有惩罚,就没有教育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学生在享受权利的同时,首先要保证社会的有序进行,即以尊重大多数人的权利为前提。没有规矩,不成方圆。学生如果像影视明星那样来打扮自己,既浪费很大精力,也不见得美。因为明星的打扮是舞台艺术的需要。譬如京剧,演员在台上浓墨重彩,可到了台下则一样规规矩矩。

  夏峰:学校作为教书育人的场所,一方面要考虑学生的个性发展,另一方面要培养学生对社会规则、规范的遵从。在德国,我看见那里的青年头发很特别,一半剪掉、一半留着。上海也有人留着比较奇特的发型。可以肯定的是,这样的人一定不是学生。如果说纯粹为了张扬个性、追新求异,允许学生留各种各样的发型,一来学生不像学生的样子,二来影响学习。其实,家长认同学校的“发禁”规定,就说明这种做法是有很大好处的。

  姚俊平:我有两个女儿,都留短发,我觉得一是端庄,二是整洁,三是节省了梳洗打扮的时间。女孩子可能会认为留长发很美,但从管理者来说,留长发会引起异性的关注,容易造成其他所谓的“事端”。因此,我能够理解“发禁”这一规定。至于合适与不合适,要从实际情况来分析。不同的地区、不同的学校,学生群体特征不同,管理规定也应差别对待,不能搞“一刀切”。有的学校的校规就是比较严格。我曾去过山西一所私立中学,学校墙上明白地写着“部队式管理,监狱式生活”。这所学校刚开始时对学生管得很松,学生和学校的精神面貌很差,用校长的话说“不严格管理就是不行”。现在,学生对于这种部队式管理已经习惯了,同时也锻炼了吃苦精神,使校园变得干净整洁。与此相反,包头九中的管理非常宽松,学校氛围却很好。由此看来,“发禁”规定很难说是对是错,关键看出发点和社会认可度怎么样。经济相对发达的地方,家长不认可“发禁”,学校就不能做;认可了就可以做,过分也无所谓。

  曾晓东:济南这所学校的做法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。英国的哈里王子,有一次和同学在校外一个俱乐部开PARTY时,穿了纳粹的服装,被人拍了下来。按理说,同学之间聚会,穿什么衣服是个人自由,但在英国却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其中原因,我认为是,一个人的身份与着装有很大关系。美国的大学生在校园里穿着特别随便,可是一到公司,全部规规矩矩。为什么,身份决定着着装。同理,在学校,学生是有身份的,因此穿着也好,发型也好,都应该符合学生的身份,符合自己的职业特征,哪怕给你带来很多的不便。

  制度要有缓冲的空间

  主持人:济南这所学校的“发禁”规定,在学校看来有好处,但却遭到一些学生的反对。现实中,学校出台的规定往往体现着学校管理层的意志,因而有的受学生欢迎,有的被学生反对。那么,对于学校的规定,学生是否一定要无条件遵从?作为学校的主体,学生有无参与学校管理的权利?如果有的话,学生通过哪种途径参与比较合适?换句话说,学校在制订各种规章制度时,应该遵循什么原则?

  姚俊平:山东这所学校的做法,我理解是对中学生守则的具体化操作。《守则》规定不允许留长发,但长到什么程度,并没有具体要求。学校认为学生的发型存在一定问题,于是进行了具体规定,而没有与学生沟通。但是,一具体化,就显得死板,惹来了麻烦。实际上,只要学生不违反传统的审美标准和道德观念就行了。至于具体到什么程度,不是很严格的东西,符合学生的身份就行。

  夏峰:站在教育者的角度,许多人会认同“发禁”这种做法,因为禁止学生留长发不是不尊重学生的权利,恰恰是为了学生的健康发展。但是,站在学生的角度,学生可能很反感“发禁”规定。这就说明,学校制定的制度没有留给学生适当的空间。既然我们的课程改革都提倡给学生一定的空间,学生的礼仪、服饰、发型等也要这样。学校是社会的缩影,要有规矩,最好的做法是与学生进行沟通,充分听取学生的想法,给他们讲清楚其中的道理。我想,讲清楚之后,绝大多数孩子还是愿意遵守的。济南这所学校的做法,引起某些学生的反感,说明沟通方面存在问题。

  冉孟凯:教育是把自然状态的人培养成社会人的工程,培养学生遵循社会规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。作为具有权威意义的规定,在出台之前,完全可以拿出来让大家讨论。现在的学生思维非常活跃,有自己的审美情趣和标准。但是规则出台后,不管是不是留下了空间,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,都必须遵守。其实,教育讲究公平,其中既有教育资源的公平配置,还有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在规则面前一律平等。

  曾晓东:按理说,在学校,男生露出耳朵,女生头发不披肩就行。分析这所学校“发禁”的背景,我认为有其文化背景:凡是军营式或监狱式的管理方式,往往在人口密集、升学压力大、就业机会不多的地方更多被运用。在那里,给学生自由、权利似乎都不现实,原因就是压力太大、难以控制。相反,北京、上海等发达地区,就不会出现这种问题。事实上,学生的着装、发型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?在经济学里面,除了公平与效率之外,还有一个和议的标准。任何一个政策的出台,都要达到和议。那么,这个和议是和谁的议?我认为,是和社会规范的议,不仅要和孩子的议,还要和学校管理者的议。如果没有和议,不给学生缓冲的空间,就意味着学校把更多的人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。反对的力量大了,制度便很难坚守住,最终很可能失败。

  学生权利要让位于学校制度

  主持人:不同的学校固然有不同的实际情况,制度或许有所不同,但教育宗旨或目的应该说是一致的,新课改也提倡最大限度地促进学生的个性发展。问题是,由于年龄关系,学校管理者和学生之间无论在价值观还是情感世界上,都存在较大差异,当两者发生冲突时,这种矛盾应该如何解决?你们认为学生权利和学校制度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?

  夏峰:这些年,尊重学生个性发展的呼声很高。我觉得,学生的个性发展的确重要,但不能是无政府主义式的发展,一定要符合社会规范。这个规范怎么形成?其中有政治、历史、文化的背景,有地方特色。但更主要的是,要引导学生更好的发展。个性发展不能违背社会规则,学校规则是社会规则的反映,通过学生守则或行为规范,使学生成为符合社会发展要求的人才。当然,教育者有责任让学生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酷、什么是真正的美。

  冉孟凯:学生有无自主决定衣着打扮的权利,还要看学校的制度。比如说,学校没有规定学生必须留什么发型,学生就有权利自由决定。就像法律没有规定不许做什么,那么社会公民就可以去做。其实,《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》规定得很清楚——要仪容端庄。什么叫端庄,什么叫整洁?其中包含了中华民族对于美的标准。需要指出的是,如果学生穿着或发型有违这种审美传统,学校可以扣学生所在班级的分,而不是直接针对学生个人采取过激的措施。比较科学的方法是,由学生社团来确立学生的形象标准,让学生知道穿校服是一种遵守纪律的体现,这样学生更容易接受。

  曾晓东:过去,我们缺少对学校文化的认识,认为着装不是学生的权益,而是学校自己的文化认定。实际上,国外很多学校有多年的历史,校园文化已经成型,学生来了就要适应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比如日本的许多学校,对学生的要求特别严格,不管出身、家庭背景,要求男孩一律短裤,女生一律短裙,这是学校的规定。而中国的很多学校建校时间短,而且这几年才注视文化建设,校服也是最近几年才有。在校园文化的建设过程中,要不要与学生沟通,我觉得当然要。但是,需要指出的是,这个问题不是仅仅听学生的意见就能解决的,学生在发表意见的时候也要接受某些信息,参考家长的意见,要经过理性的分析。学校要把各方意见都摆给孩子,告诉孩子发式实际上代表着某种信号,为什么要求统一发型或服装,而不是只告诉孩子,你有发言权、参与权。

  学生发型应纳入校园文化建设

  主持人:信息的沟通和交流的确重要,但这种沟通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,不能保证一定产生好的效果。对此,学校应该怎么做,才能使一项规定为学生接受,最终促进学生的发展?实现教育主体之间的真正和谐,需要哪些条件?

  冉孟凯:我们学校有5000多人,如果按照简单的方法去做,肯定管不好学生。制度的建设过程也是教育过程,出台事关学校长远发展的政策,我们一般要征求学生的意见。比如说,学校的办学理念、发展思路、学生和教师的发展目标。由于学生不知道自己将成为什么样的人,因此学校就给出一些选择,让学生来讨论。那么,一个年级两千多人,通过我们的引导,渐渐成为一种合力、一种潮流。这种潮流符合我们的要求,符合社会的要求。而学生在做的过程中,许多行为便不知不觉地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。

  夏峰: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,都会付出代价。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市重点中学管德育的副校长,学生刚开始在胸前佩戴剑型饰物时,他明确指出这不符合纪律规定。但是不久后,社会上佩戴这种饰物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他的原则是,只要不露出来,就可以戴。再过一段时间,戴剑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了,即使露出来,校长也不会去管了。这其实说明了,社会的发展状态与学生成长的状态是一对矛盾,这对矛盾始终在对抗。作为学校管理者,应该做的是不要让这种冲突走向激化,而是要看在磨合的过程中,哪个更趋于主流,再决定保留哪一个,即遵循有空间的规则,从而达到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协调。

  姚俊平:应该看到,学生与学校管理者在“发禁”上存在的冲突是正常的。学校管理者代表着社会规范,我们年轻的时候也与社会规范作了许多斗争,但也在斗争的过程中慢慢学会了接受社会规范,这就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过程。另一方面,应该让孩子知道这个社会的宽容度在不断增加,但目前还不能容忍男女生在头发上的“标新立异”。因为学校培养学生的原则,依据是社会的需要。也就是说,多少年以后或许会有各种发式的学生,但现在不行,这既有国情、地区情况的因素,而且与班额大小等学校管理的实际状况有关。

  曾晓东:教育就是一个不断筛选的社会化的过程。学生与学校制度、学生与老师、孩子与家长的冲突,实际上是两代人的冲突,不可能消失。关键是怎样把冲突限定在不爆发的范围内,这就需要上代人在放弃一些权威的同时,听听孩子在想什么、做什么、说什么,并给予尽可能多的信息,如告诉学生发型是一种符号,与身份、历史、文化、社会宽容度有关,引导他们做理性选择,冲突还是可以被缓解的。至于最终这种冲突走向革命性的结果,还是渐进性的结果,取决于教育者和家长的理解。我个人建议,学校把学生的着装和发型化为学校文化的一部分,从更高的角度引导学生,在学生认可的过程中,树立一种美的样板,使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去学习、去效仿,从而形成一种健康文明的校园文化。

新闻背景 济南某中学“发禁”惹争议

  据本报报道,山东省济南市一所中学日前出台一项限制学生发型的规定,在校内外引起了争议。

  记者在这所学校看到,学生“形象标准”的宣传牌置于显眼的位置。该“形象标准”除了对学生衣着进行了规定外,还对学生发型进行了明确规定:男生一律小平头,女生一律留运动型短发;不准染发、烫发、留披肩发,不准涂抹发胶、摩丝,不准化妆、染指甲。

  学校一位男生告诉记者,班里的大多数学生已经剪了头发,坚决不剪的只有几个人。在记者随机采访中,大多数学生表示留什么样的发型是自己的权利,学校不应该对个人问题过多干涉。一位学生说,发型的选择,应由学生根据自己的脸型、喜好来定。也有很多学生拥护学校的规定,认为学校这样做是为学生着想。

  学校一位负责人介绍说,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正向学校蔓延,一些学生染发烫发、描眉画眼,没有个学生样子,既分散了精力影响了学习,也给学校声誉带来不良影响。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,学校推出这一规定,目的就是促使学生将精力放在读书、学习、提高综合素质上,而不是注重外表,追求时尚。

  对于“发禁”规定,大多数家长表示支持。但也有家长提出异议,一位家长认为,中学生已经有了自己的价值观和审美观,学校应该尊重孩子的意愿和选择。有专家指出,学校“发禁”之所以引起争议,原因在于转型期人们价值观念的多元化,导致学生自主意识、追求个性意识增强,也反映了教育理念的差异。对于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,学校必须加以遏制,但“一刀切”不一定是最好的办法。校规也应该多考虑尊重学生的人格尊严,使校规更加人性化。

[1]

分享: